首页 茶业 茶叶 茶具 茶人 茶道 茶礼 匠人 读书 活动 茶商 茶企
网站首页 >> 全部资讯 >> 茶人
他投资六千万在山沟建茶厂,动机却出乎大家意料  
 
 
 
 
 
原创Pai
 
阅读9961
新丝路茶网
奚斌锋
2019-04-27
 

紫阳有句俗语:“本分本分,终有一份。”意思是说,憨厚老实、安分守己、认真做事的人,都能得到自己应得的东西。曾朝和的人生轨迹,充分印证了这一点。所以有很多人问曾朝和,为啥你这个茶这么好喝,你有什么奥秘,你有什么不同的工艺?曾总回答说:“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同的工艺,只是有一个不同的指导思想,这很关键。对社会负责,我要把这件事情做好,其他的什么工艺流程,我觉得不是很重要的。”

这次借“献礼建国70华诞”《茶眼看陕西》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陕茶功勋人物专题访谈之际,我们再次拜访了紫阳和平茶业公司董事长曾朝和先生,挖掘和平茶业的品牌奥秘。

“我为什么做茶?”

曾朝和19岁当兵,25岁复员回老家后当生产队副队长,管理茶园,慢慢开始琢磨茶园的管理和茶叶的制作。“我为什么开始做茶?”曾总说:“因为我已经意识到了在紫阳这个地方,如果长期种植粮食,只管吃饭,不管经济,这样的话,紫阳的人民会永远的穷下去。”

紫阳山陡地陡,农村有个俗话说,“三天不下雨就是一小干。五天不下雨就是一大干”。有时候半个月不下雨,粮食都能旱死,可以说是颗粒无收,饭都吃不饱。再加上,山区自然灾害比较多,曾总回忆说他在20岁左右时,就观察到粮食到快收成的时候不是天干就是雨涝,就把粮食全毁了,那个时候农民经常没有饭吃。

而茶树从种那天开始,只要它活了就很不容易死。茶长在石岸上,根扎的很深,天干不怕晒,雨涝不怕淋。雨水多一些,茶长得还好,产量还高,茶的品质也好一些。所以,从整体来看紫阳种茶比种粮食的收益还大。

又因为改革开放以前,陕西基本只有紫阳产茶,而且关中地区,西北地区,如果想买紫阳茶,还要凭票供应,要公社政府开证明才能买到紫阳的二两茶。所以,紫阳茶基本不愁销。

“我从这个地方看到,紫阳有种茶优势,品味比较好,茶在紫阳是不愁销的。那么,我们紫阳如果把土地都用来种茶,把茶卖出去就可以买到粮食吃,这不是一个高收入吗?农民都会富起来。”

紫阳茶研究的权威程良斌老师回忆说,当时县科委没有茶叶加工厂,而创办于1980年的和平乡茶厂因经营不善即将倒闭。曾朝和敢想敢干,做事踏实,为人忠厚谦和。和平乡政府便找曾朝和承包了和平茶厂的经营权。县科委再三考虑后也决定,选择和平茶厂作为紫阳茶科研的技术协作单位,共同开展提高毛尖茶的品质技术研究工作。

中国茶研究所成立了茶叶学会,举办的第一届学习班,和平茶业就派人去学习,而且把茶也带到茶研究所去,检验品尝,专家们都评价非常高。从八几年开始到现在,每一年和平茶业都会派一名两名,甚至五名去茶叶学习班去参加短期培训。

紫阳毛尖是紫阳茶的一个历史名称,但是在历史上的加工工艺是晒青,没有烘青,也没有炒青。烘炒型紫阳毛尖是从1984年到1989年之间这几年的研究成果。从1984年至1989年之间,曾朝和和专家程良斌一行20多位专业人员一起搞紫阳毛尖茶品质研究提高当中,学会了手工制茶,但社会发展的需要,手工远远跟不上现实的需要,速度太慢,达不到产出需要。曾朝和说他想了好几年,想如何把他的手工工艺变成机械化。这套工艺流程从上世纪80年代直到2001年的这段时间,曾朝和说,只有和平茶厂使用这套流程,其他都没有使用。因为这个工艺流程比较复杂,成本比较高,每一斤高档茶的成本可以高出150块左右。但这一定是有价值的,这种工艺流程它能够把紫阳茶内在品质透发出来。

紫阳茶经济价值的显著提高主要是从2001年紫阳茶文化节斗茶会上开始的,和平茶业用商品茶参评就获得了第一名。这一年,一般毛尖茶都能够卖到几十块钱,第二年毛尖茶的价格提到了300多,第三年提到了600,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身价转变,而且供不应求。和平茶业的技术成果推动了紫阳县整体茶产业的提升。

“一杯好紫阳茶是怎么做成的?”

十年前曾朝和回答媒体采访怎么做茶,一般会用十个字:“种好,制好,卖好,泡好,喝好。”十年后的今天曾朝和回答我这个问题,他自己说,还是这十个字。

但曾朝和补充说,这十个字并不能把茶的全部问题讲清楚。比如,种茶和制茶的衔接。采茶季收购村民的茶树鲜叶,你舍不舍得出高价收好鲜叶,或者能不能拉下脸拒收不合格的叶子,这就是现实的问题。比如,制茶和卖茶的衔接。“以销定产”四个字好讲,弄真正透彻的也不容易。还比如,卖茶和泡茶的衔接,泡茶和喝茶的衔接。种、制、卖、泡、喝,这五个字代表五个专业问题,但其中的三不管地带,其实最讲人心,最费功夫。能种好茶的未必能制好茶,能制好茶的未必能卖好茶,能卖好茶的未必能泡好茶,能泡好茶的未必能喝好茶。把这“五好”链接起来,就是一系统工程,所以究其万一,只有两个字可以弥补,这就是“用心”,时时谨慎,处处小心。

好茶是怎么来的?精通制茶的曾朝和首先把它归结于“水土”。这是曾朝和特殊的理解,不是泛泛之词。曾朝和像一个太极高手,紫阳茶的种植制作,已经被他揉烂于胸,团成一个球,无论什么状况,皆能自由应对。水土好,底子好,这个太极球的品质就会更好。盘落在汉水边上的和平村,这是自然的恩赐。河道流动的空气让这儿的茶更有灵性。其次,好茶归结于人的“用心”。天意和人力结合,这是所有有德行的大师们的共同领悟。人不可能处处胜天,但手艺人要对得住自然的恩赐。用心做好茶,好茶出自用心,这是他几十年来做好茶的总结。

很多人都在总结曾朝和,找原因。市场的评价就是和平的茶很好喝,喝了还忘不了,而且不容易变质。曾朝和说,我们的工艺成本比普通加工厂的成本高出两倍,甚至三倍,费时又费工,而且损耗非常大。比如,茶农必须按照采摘标准采摘,我们才收购,如果你确实按照我们的采摘标准采摘来了,那就是高价收购,我们最高收购到一斤鲜叶300块,就是最优越产茶地,一般鲜叶采摘好的也一斤150块左右。又比如加工的时间,和平茶比普通的加工时间要超出一半多。一般小加工厂当天的鲜叶一晚上加工出来,第二天就上市卖了,那么我们三天上不了市,时间延续200%时间,所以费工费事损耗原料。

曾朝和感叹道:“能加工茶的多,会加工茶的少,懂加工茶的更少。所以,在茶这个行业,我认为是,在乎专一不在乎贪多。”

“我把茶厂建在山沟沟里”

在一次采访中,曾朝和说,我只要做到紫阳茶产量的十分之一就好了。说实话,听到这句话我有些感动。有梦想的茶企老板太多了,但往往都在发展的过程中自己挣脱了线,冲向了蓝天。就茶叶行业而言,如果人为限制跨区域鲜叶原料的采购,这是政策的落后。但对茶企老板而言,能给自己画个圈,这太重要了。知止,知道自己不能到达的地方,就能在自己能达到的地方深耕。不知止,妄想足迹可以到达世界每个角落,妄想能做好每种茶,就可能失去自己的根据地市场。

曾朝和投资6000万在紫阳和平村建立了一个厂,把生产车间扎根到了和平村。这的确是一种扎根,在群山环抱的一片有限的谷地里,他把地基的石头山圈到了楼里。原始的石层成为楼里的一道景观,这勾连起了乡土和梦想,勾连起了传统和现代。当炒茶工工作时,回望一下背后的石山,他的茶会不会炒的更香。

和平村的这套设备曾朝和费了很大的心思,他把想法说给机器制造商人家都不信,说从没这么做过。这套生产线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去生产,技术参数就是他一身本事的提炼。设备制好后拉到紫阳,试生产有问题,又从紫阳运返杭州原厂修改,光为了一次调试,和平茶业就多花了一百多万。很多消费者迷信手工茶。曾朝和说,手工做茶,品质不可能稳定,也不能量产,这套设备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机器手,就等同于我在做茶,随便挪个地方,也没人能用。

和平村是曾朝和的根,这间厂房就是曾朝和栽种的梧桐树。植有梧桐树,自有凤凰来。可能有朝一日,到桐木关膜拜正山堂的人也会来到紫阳县和平村,领略一下紫阳毛尖茶的风韵,和平村也可能会有一块立石,类似“世界红茶鼻祖”,“正山小种原产地”等字样。

我原来是这么想的,以曾总对事业的追求,也能达到这个高度。但当面问起曾总,为什么要把茶厂建在山沟里?曾朝和的回答非常简单,远远超出我的意料。他说:“茶叶鲜叶非常害怕远距离运输,在运输过程中会损坏鲜叶的质量,所以建厂离茶园越近越好。厂子周边茶园的鲜叶品质很好,都要把它容纳进来,不能把它浪费了。”这个厂区可辐射周边几个村近1万亩的茶园。

“紫阳茶为什么这么好?”

紫阳它是天然的硒,不是人工配置的硒,这是比较独特的。它的香和味道这么好,它不是加了什么原料,是茶生长过程中产生的,通过独特的工艺把正常优越的品质发挥出来。

紫阳的每一个乡镇都有他的特色,有人说毛坝茶是个啥味道,焕古茶是个啥味道,曾朝和说,我感觉,只要用我们这套比较妥当的工艺加工出来,差距都不大。拿出去和外地其他地方的茶相比,它的口感和香型都非常得人喜爱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曾朝和认为第一是紫阳的山水,汉江对紫阳茶的品位有得天独厚的提升。

​曾朝和诗意而深情地说道:“汉江两边的山很陡,都是石岸,石岸上长得都是茶树,汉江的水哗哗地往下流,白天晚上它都有一股很舒缓的凉风,吹得人感觉很舒服。紫阳茶白天晚上,一年四季都吮吸着这个空气,风不大,呦呦嚯嚯的,茶树也应该感觉很舒服,所以它的茶内在品质这么优越,这么好,这么得人喜欢。因此在加工工艺你这么加工,再换个角度加工,它能变一个味道,这些味道都是讨人喜欢的,不讨人厌。”

关于我们 - 服务项目 - 企宣推广 - 联系我们
Copyright © 2019 www.teas.xin All Rights Reserved
陕ICP备15011396号-13 服务热线:134-8810-4732
新丝路茶网teas.xin以宣传“国茶”为己任,努力讲好“茶人故事”,以“发现茶之美 弘扬茶之道”为主张,增强“国茶”的软实力,提升“国茶”的知名度和文化水平,发展国茶产业,让茶农得到实惠。